会员通行证密码 [注册][忘记密码]
资讯

当前位置: 项城广播电视网 > > 文摘 > 正文内容

藏在袁世凯墓地里的一段故事

时间:2014年08月20日   来源:项城市人民政府公众网    点击:

    

      说起袁世凯,大家都知道是个乱世奸雄似的窃国大盗,但是知道他葬在哪里的人却不是很多。有人甚至传说,如同曹操一样,袁世凯有多处墓葬……说得神秘兮兮的。其实,袁世凯就埋葬在河南安阳的洹水之滨,他的墓被称为袁林。  


      袁世凯老家在河南项城,为什么要葬在安阳呢?袁世凯生前含糊其辞,近代史家也只能分析推测,因此各有各的说法。  

      早在袁世凯归隐的1910年冬天,他就为自己选择好了墓地,但究竟在何处他没有明说。1911年6月他在致端方的信中写道:“兄衰病日增,行将就木,牛眠之区,去冬已卜得一段。”据其子袁克文记述,袁世凯自选的墓地在太行山中。他写道:“昔先公居洹时,曾自选窀穸(音zhun xi,意墓穴。)地,在太行山中,邃而高旷,永安之所也。”袁氏后人最后讨论葬于何地时,袁克文提出按其父生前的意愿办,但长子袁克定坚决反对,决定将其葬在彰德府洹上村旁。  

      对于袁世凯不归葬项城的原因,比较一致的说法认为和他的身世、家事有关。  

      清咸丰九年(1859),袁世凯生于河南省项城县袁寨。他们家按照“保、世、克、家”来排辈分,父亲袁保中有八个子女,长子世昌、次子世敦和两个女儿为原配夫人所生,其余四子皆是庶出,袁世凯行四,7岁时又过继给了叔父袁保庆。袁世凯做山东巡抚时,他的母亲刘氏病死在天津,灵柩运回项城之后,袁世凯的同父异母兄袁世敦以嫡子主持家务,他认为刘氏不是正房,坚决不准正门出殡,灵柩也不能埋入祖坟正穴和袁保中合葬。尽管袁世凯颇有权势,但囿于伦理纲常,只能和哥哥争执,甚至跪下哀求,也没有得到袁世敦的许可。袁世凯最后只得另购坟地,才算让母亲安然入土,但也因此和袁世敦闹翻了脸,盛怒之下与之绝交,从此永远不再回到项城老家。  

      作为直鲁咽喉、平汉铁路重镇的安阳,在袁世凯的宦海生涯中,可说是一处风水宝地。众所周知,袁世凯早年考取功名屡次落榜,后投身行伍才逐渐发迹。他政治生涯的转折点是甲午战后的天津小站练兵,从此青云直上,戊戌变法的第二年当上了山东巡抚,后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,进入了大清朝廷的权力中枢。  

      1905、1906年北洋陆军连续两年举行了大规模的军事会操,其中1906年9月的会操是在彰德举行的,袁世凯是阅兵大臣。这次会操是直隶两湖等省陆军的实战演习,精选出来参加演习的北洋官兵有4万多人,还有各国驻华官员和记者500余人参加。这是甲午战争以来北洋军队规模最大的一次亮相,也是袁世凯对自己家底的一次大炫耀,因此更被朝廷看作是栋梁之臣。  

      1908年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相继登天,与袁世凯有矛盾的醇亲王载沣摄政,他发布谕旨解除了袁世凯所有职务,令袁世凯“回籍养疴”。袁世凯自从和大哥闹翻之后,就把彰德当成了自己的故里。这里位于河南直隶交界处,交通方便,离京城也近。袁世凯小的时候,就知道安阳这个洹上村,相传商朝名相伊尹在朝中遭人诽谤,到洹上村隐居三年,后来商王亲自到洹上村迎他复任。安阳也是袁世凯的远祖袁绍发祥之地,袁世凯觉得,洹上村对自己是一块吉祥宝地,还在小站练兵的时候,他就买下了这里二百多亩地,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。  

      袁世凯墓为什么不称“陵”而称“林?  

      袁世凯冒天下之大不韪称“帝”,名不正而言不顺,最后四面楚歌,不到六十岁就一命呜呼。他的墓不称“陵”而称“林”,听起来也有几分怪异。据说袁世凯的大儿子袁克定最初也想效仿历代帝王,把自己老子的万年吉地称为“袁陵”,但当时当政的徐世昌却不以为然,他说:“项城生前称帝未成,未曾身居大宝,且已取消洪宪年号,如果采取袁陵之名,实为不妥。林与陵谐音,《说文解字》上所载陵与林二字又可以互相借用,避陵之名,仍陵之实,这多好啊!”自古帝王之墓为陵,圣人之墓为林,袁世凯墓效仿“孔林”、“关林”而称“袁林”,不仅巧妙,简直是掠美了。  

      每个到袁林的人首先会被陵区入口处巨大的照壁给“震”住。这个照壁采用硬山顶、绿色琉璃瓦等传统规制,长达六十余米,是我国目前所知最大的一座砖雕照壁。神道北边有一座六柱牌楼,在中国的传统陵墓规划中似乎是很普通的建筑,但仔细一看会发现,这座牌楼并不是砖石结构,而是用钢筋水泥版筑而成,就连坊间的雕花、柱顶的“望天吼”也是水泥雕琢,十分罕见。像这样中西合璧、土洋结合的例子在袁林随处可见,倒也符合墓主人的时代身份。 

      再看神道两侧的六角望柱,其上的苍龙、猛虎之类倒是挺有民族味的,一道儿排下去,就是石狮、石马、文武翁仲了。这些石人雕功不凡、圆润可爱,但是模样滑稽得很:造型洋不洋、土不土的。一对文官,身穿九个团花的祭天礼服,头戴冕毓官帽,手捧觐见皇上时才用得着的笏板;尤其是那武将,竟然一副旧军阀打扮,身着北洋军阀的军服,头戴束缨军帽,手里还握着东洋刀,活脱脱一个袁世凯化身。  

      穿过中式的享堂大殿,就到了袁世凯的坟茔所在地。圆形的坟墓仿照美国总统格兰特的形制,整体用钢筋水泥构筑,缝隙处浇铸铁水,坚固非常。文革时红卫兵想把袁墓炸开,动用炸药也只掀开一个小角,因为有“最高指示”只得作罢。坟墓用一座大铁门和前院间隔开来。这座铁门也是与众不同,呈山字形排列,中间大两边小,铁门之上还缀有勋章似的墓徽,一副西洋做派。圆形的墓冢高约8米,周围以青石方柱为界,而墓冢前一座五供石桌,却又是中国传统的模样……总之,袁世凯的墓给人总体感觉是不伦不类,用今天的话也可以说很另类。一个善于耍政治手腕、和时代车轮背道而驰的统治者,躺在这样一个陵墓之内,他的灵魂能否得到安息呢? (摘编:李琦)


相关阅读

没有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