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通行证密码 [注册][忘记密码]
资讯

当前位置: 项城广播电视网 > > 文摘 > 正文内容

袁世凯最小儿子鲜为人知的人生路

时间:2014年07月16日   来源:项城公众网    点击:

      袁世凯十七个儿子、十五个女儿、三十二个子女的人生之路,已有多篇文章涉及,唯独最小儿子袁克有的离奇经历鲜为人知。
      袁克有(1917---1953),1917年初生于河南安阳。其母是袁世凯的六姨太叶氏。叶氏,字丽侪,江苏丹徒县人,1884年生,貌美如花。袁世凯的二儿子袁克文在《辛丙秘苑》中形容叶氏:“婉姿明靓,柔姿丰仪”。1901年她嫁袁世凯时年方十七。叶氏本与二公子袁克文两情相悦,却阴差阳错嫁给了比自己大二十五岁的袁世凯。个中原委,已有许多说法,这里就不多探究了。
    叶氏嫁袁世凯后,生二子、三女,儿子是:十四子克捷、十七子克有,女儿是:九女玖祯(夭折)、十一女璇(奇)祯、十二女玑(瑞)祯。
    在袁世凯的正妻和九房姨太太中,大姨太沈氏、七姨太张氏无出。正妻于氏和其他七房姨太太的子女,大都踪迹清晰,有始有终,唯有六姨太叶氏及其子女踪迹难觅。特别是十七子袁克有更象个虚无飘渺的影子,来无踪迹,去无音影,连他的子女都无法说清。
    袁克有是遗腹子。叶氏1917年三十三岁生袁克有时,袁世凯已不在世。按照袁世凯生前遗嘱:“儿子每人分现款一万余元,各种股票八千余股,加上每人分房二十余间,合计可得二十余万元。女儿们每人分现款七千余元,其它财产无份。母亲们各随自己的子女度日,不给钱财”(袁克齐:〈回忆父亲二、三事〉)。这样看来,袁世凯故去时尚未出生的袁克有是不是分到了钱财,说法不一,已无法考证了。
  天津袁氏家族知情人介绍说,袁世凯故去后,六姨太叶氏曾把儿女们分得的钱财拿到甘肃垦荒投资,结果是竹篮子打水---一场空。后又用剩余的钱在新乡、安阳购置房产,靠收取租金为生。这段时间,幼年的袁克有随母亲叶氏西进、北上,曾在天津、北京小住,后就回到了安阳。
    河南安阳“袁林”博物馆工作人员史军红同志考证后告诉我们,1928年,冯玉祥主豫,新乡、安阳袁宅、袁府及“袁林”被抄没。无奈之下,年仅十一岁的袁克有随管家徐东海搬到了安阳市裴家巷21号院寓居。出于生活所迫,他们在自家门口挂上一块“袁林管理所”的牌子,靠这个名义,募集一点钱,再变卖“袁林”树木来维持日常生活。
    1934年,在徐东海料理下,十七岁的袁克有和同岁的北京姑娘于茹英结婚。袁克有有吸食鸦片恶习,受其影响,于茹英不久也沾上毒瘾,家境更加困窘。
    1935年后,长子家兴(1935.2---1996.12)、长女家惠(1936年生)、次子家旺(1940年生)和幼女家君先后出生。孩子多,没收入,家中常常无米下炊,日子过得很艰难。那时叶氏已在天津随其他子女生活,安阳仅余袁克有一家。但是,凡袁氏家族有事要做,克有也决不因家境贫困推脱。
    据安阳桥村西街居民张才老人回忆,1938年日本侵略军要在安阳河北、袁坟之西修飞机场,袁世凯的四姨太闵氏(朝鲜)的坟墓就在那里,是袁克有和徐东海趁夜黑天雇人挖掘迁墓的。张才老人说:“挖掘时,土质很硬,是用三合土掺了桐油、松香,用夯夯实的。挖出后,将棺材放到了袁林马鞍桥南两间西屋里,当时称‘西耳房’。在此屋停棺约三个月。天气渐渐冷了,一天晚上,袁克有又找来十多个人,趁夜幕将棺木抬到南照壁墙南边埋葬。”张才老人说:“埋的时候,安阳桥村仅我一人参加,袁克有找的那些人,我一个也不认识。”
     四姨太是朝鲜人,是袁世凯四子袁克端的亲生母亲。事过多年,袁克有到天津时,袁克端及其后人还在,而克端的岳父是天津大盐商何炳莹。袁克有把自身安危置之度外,迁移安葬克端生母,克端于情于理都是应该酬谢克有的。可我们至今没有听到袁克有向他们邀功请赏的传闻,这也从另一側面说明袁克有是个贫而不失其志的人。
    曾有传闻说,袁克有迫于贫苦,于三十年代后期组织过民团武装。解放初期被共产党抓获处决了。对此,解放初期曾在安阳市公安局任过派出所长的张有明老人予以否认。他肯定地说,解放前后那段时间,他一直在安阳市公安部门工作。他查阅过大量资料档案,袁家没有任何人被共产党镇压过。
    无风不起浪。袁克有是“参加”过民团,而不是“组织”过民团。据相关人回忆,克有因生活贫困、衣食无着,又加上爱玩,就参加了民团。这种自发组织的民团,开始是和日本鬼子对着干的。日本投降后,因不明真相,对共产党政策不了解,和共产党武装也时有冲突。安阳解放时,袁克有等人被解放军俘获。依照当时的政策,对被俘人员进行学习、教育后,愿意参加解放军的留下;不愿参军的,发路费走人。袁克有没有参加解放军,领了路费,匆匆赶赴天津去了。他知道,母亲叶氏和袁氏家族后人多在天津居住。1949年新中国成立那年,袁克有32岁。
    到天津后,因十五哥袁克和与他关系好,年龄也相差不多,而十五嫂不但漂亮,且热情、贤惠,所以,袁克有除了每月有两三天去看望母亲叶氏,其余时间就吃、住在十五哥家。
    袁克有很胖,体重200多斤。在天津,除了有轨电车的车门他能挤进,其它车门都没法进。克有每餐饭后必有一道小菜,就是让十五嫂炒16个鸡蛋,就象餐后的茶点一样必不可少。
    袁克有虽胖,但心灵手巧。他能造出枪来,跟真枪一模一样;他的雕刻技艺高人一筹,刻的窗酃花纹细腻逼真,几块拼图浑然一体;雕刻的鼻烟壶惟妙惟肖,让人爱不释手。在袁家子弟中,也算是个奇才。
    袁克有对自己在河南安阳的妻子儿女却是没有尽到责任的。他离开家时,妻子于茹英带着嗷嗷待哺的幼儿历尽艰辛,靠乞讨和为人洗衣养家糊口。解放初期,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和国企职工,大多是新录用的单身青年,衣服、床单脏了都要雇人来洗,洗一件3分、5分钱,于茹英就为这些人洗衣挣钱补贴家用。有人常见她在数九寒冬里,砸开封冻的河冰,佝偻着身躯洗衣的身影......。于茹英也时常思念亲人,可她没文化,写信都是小侄女家恂代笔。
    更让人感动的是于茹英在自身生活困苦、身处窘境时,仍然供养着一个老佣人。这个老佣人原是袁家的女雇工,无儿无女。袁家败落后,她因年迈无处安身,于茹英就象亲姐妹一样收留并供养她直到去世。
    令人欣慰的是,长子家兴非常懂事,从小就拜师学艺,自力更生。14岁就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。那时参军是要冒很大风险的,有的战士上午穿上军装,下午就牺牲了。后来家兴又是第一批入朝参战。多年来,是共产党、解放军培养、哺育了家兴,使他一步步成长为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。
    家兴参军那年,次子家旺才九岁。当时,新中国尚未建立,家旺靠乞讨为生才活下命来。解放后,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,敦厚老实的家旺有了正式工作,与妻子周婉华一边供养小妹家君读书,一边侍侯母亲于茹英,日子一天天好起来。1972年,于茹英因病住院一年多,家旺夫妇床前床后忙得团团转,可老人终因肺功能衰竭,于1973年去世,享年66岁。
    幼女家君也很争气,上学时成绩优异,更喜体育锻炼。在安阳举办的一次田径比赛中,她在铁饼项目中一举夺金,随后便到北京高校就读深造。现家君定居于美国。
  袁克有到天津后,虽有十五哥、十五嫂照顾,但因长期吸烟、喝酒,暴饮暴食,饮食、生活没规律,引发胃部疾患,终于1953年在天津天和医院故去。病因是胃出血。虚岁37。十五子袁克和的后人告诉我们,他们那代人中,吸烟、喝酒没节制,不少人患了胃癌、食道癌。袁克有应该是患了胃癌,胖胖的袁克有,死时已是骨瘦如柴了。
    袁克有去世后,十五子袁克和为他办理了后事。
    袁克有,袁世凯这个最小的儿子,就这样离开了人世。

 


相关阅读

没有相关内容